追蹤
月刊Shinning Shutter‧天空分部「GROUND STORM」
關於部落格
「積荷は夢が半分、意地が半分といったところかな!」──從腦袋到電腦都充滿遠古遺跡資料攝影阿叔的古董店─好物都在分類網誌與播客裡,DON'T MISS IT!──另外,拜託別叫我「大」或「大大」,我便秘很久了(爆)。最後,這邊已經棄守了,放置PLAY中。
  • 11848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6

    追蹤人氣

我們的「黃金歲月」

今天在整理東西時,找到這篇先前其實就看過, 但是一直忘了拿出來分享的文章。 當時看完這篇文章的時候,真的勾起了萬分的感慨, 就連過往那些已經塵封在箱底的回憶, 又這樣清楚的浮現在眼前。 本著「奇文共欣賞」的原則, 這樣的文章與其以連結的方式去看,更應該自己收著, 讓這篇文章能讓更多的人看到。 因此特地向原作者申請轉載,供大家分享。 作者:烏利爾.罪(wghh),已取得原作者同意轉載。 coser的生存之道.. 時間會改變一樣事物... 事物會隨著時間的演進而逐漸改變.. 歷史上的事亦同.. COS的事亦同.. 當有高度指向性的需要時.. 商業很難不會介入. 畢竟有需要.必會出現供給.. 這點在任何業餘的興趣上亦同 對COS亦同.. 我們今天就來談談一些COS界的演化史.. 註:本人我不是第一世代的元老們...我只是在COS界剛剛待5年的小毛頭.. 以下的故事是第二.三世代的元老們所傳下的一些故事 與我個人(第四世代)中發生的一些變革(資料多有殘缺..請各位見諒.) 1.台灣CW的濫觴..台灣同人10年間的發展 事情發生在10年前一場在世貿展出的資訊月的一塊小角落... (這就是眾所皆知的CW的前身) 切確的日期已不可考.. 真正知道的只有當時有參予的第一世代. 但很可惜..現今台灣同人界的創始輩們.. 早已被時光的洪流捲走.. 沒入了黑色的歷史之中..現今根本已經不可能找出了.. (試想..在當年熱情洋溢的20青年..在10年光陰的蹉跎下.. 早已成了30歲的爸爸.媽媽了.. 何況在當時的社會背景下..他們所作的幾乎已是離經叛道之事.. 現今..COSPLAY都還被不能被廣大的社會群眾完全認同下的今天.. 還能指望當年他們的所受到的處境有多辛苦嗎.. 熱情不斷的被壓抑下..最後元老們也只能選擇退出與離開.. 這也是"退COS"這一名詞的由來與濫觴) 現在的資料是具已經退出COS界的老一輩(第二世代)說.. 口耳相傳下流傳下來的.. 我聽到的詳細情況不多.. 資料也可能不是十分的充足.. 當時的情況十分的寒酸.. 在日本發展30幾年(70年代初期開始)的"卡漫"同人文化在台灣來講 是大姑娘生孩子-頭一著... 在10前國人無法理解的情況下.. 卡漫.布布同人熱情開始在檯面下延燒.. 首先開始的是兩年一度的同人活動Comic World 開始正式的起跑了... 經過了4年漫長的時間... 從兩年一度..到一年一度..到最後到了半年一度 場地也從世貿的小角落..到了萬年..最後到了師大 贊助商也從私人社團自己出錢出力的情況 到了有了漫畫公司"捷比"贊助的時代開始了 (註.當時的捷比只是贊助而已.主導權還是在當時的執行委員會身上) 這段時光被我稱之為師大黃金3年.... 美輪美奐的師大校園..熱情洋溢的同人社團..經典的COSPLAY 震攝了當年的我..(那個還搖著筆桿..拼命想畫出好圖的我).... 當年的三年級學長與大學姐(註.已畢業的桃農漫研創始人).. 都各自在外面有組織同人社團.. 出刊的出刊.. 當時的我以一個局外人的身分進去幫忙... 在那裡..我深深的被感動..也令我與同人活動結下不解之緣.. 但隨著學長的畢業.. 社團的傳承.. 以及礙於苦無金錢上台北的緣故.. 我接下來過了一年多的慘淡生活.. 中途已有間斷的方式斷斷續續的參加著CW 當時..CW已經發展成熟了... 服裝上.. 10年前初期COS布布的人以純手工的方式製作衣服.. 在費盡心血後方能有一套精美的服裝.. 再黃金三年中..已經開始有外面的服飾店開始接收一些COS服的製作了.. 同時大量的COSPLAY服裝.道具技巧.也在當年開發到最高潮.. 開始走向高品質高精度的路線走去... 半年以上的準備期也使的COS服裝道具的完成度不斷的向上提昇.. 可說達到了"場場有驚艷.處處是驚喜"的場景.... 大型的布偶裝.完整華麗的劍魂團(我永遠忘不了那套盔甲).... 這些不是靠著像今天的金錢攻勢就砸的出來的... 那種執念..看過的人..誰能忘ㄋ.. 但好景不常.. 師大的場地一再的被當時的COS同好破壞.. 簡直到了完全沒有公德心的地步.. 促使著師大不斷的加高師大的場地使用費與清潔費.. 使得當時幾乎免費的場刊價錢一路直升 (註.當時的場刊幾乎是"撒必司"的便宜..幾乎祇有賺工本費而已..) 也使得當時生為師大教師一份子與執行委員雙重身分的土方十分難做人 最後..在一連串的師大公共設施的破壞案例後.. 師大正式宣佈.將CW設為拒絕往來戶 師大黃金期..正式宣告結束. 場地失去了.. 人沒有失去啊.. 再師大黃金的3年之中... 所培養出來的COS同人界人才的熱情還在燃燒啊.. 要如何因應這把火焰ㄋ.. 捷比這時作出了抉擇... 他們開始獨立運作的開創了往後的CW活動.. 不在仰賴CW委員會的幫忙 事實上..這也是無法可想的事.. 師大三年中.. 捷比不斷的累積經驗.. 同時..因為場地費提高而提高的門票費.攤位費 (註.其實.攤位費的由來 是因為CW本來就是由各各小社團自己出錢出力辦的.. 只是演變到後來.確淪落為捷比的斂財工具) 也使得同人大眾們習慣了不合理的高收額... 也使得捷比&SE的同盟看出了商機.. 委員會的弱化.更是給純同人的CW來上了致命的一擊.. 當初的美好時光不在了. 接下來開始進入了捷比的斂財時期.. 腐敗和傷害使的同人體系大幅度的開始變動了.. 2.高額的收價..和組成人員的異動. 捷比的時代開始了.. 仗著有利可圖.. CW開始變了.. 首先來的是時間與金錢的壓迫 創作需要金錢..更需要時間..... 捷比枉顧這點..開始了他斂金.. 首先.. 第一波來的衝擊是 時間的縮短 捷比將一年中的場次增多..並且慢慢的變快.. 這使的同人至的創作受到了影響.... 品質也被搞差了.. 本來.. 一個地區半年一次的大型聚會活動.. 本來就可以讓創作者在較長時間內完成他的作品.. 而不需有今日的"趕場"行為的出現........ 一年中兩個月一次兩個月的舉辦活動.. 實在無法有經典大作場場出的驚喜..也開始令人投機取巧了起來 其中最明顯的莫過於小卡.週邊的出現與 同人本的沒落.. 本來高投資額的攤位費就已經限制住了同人社團的經濟壓力.. 這也迫使他們開始放棄主流的同人本.. 開始改向低成本.花費時間少.並且成本不高的小卡邁進. 其實原本小卡..在同人初期時大多都是贈品.. 但在同人社群的演化中..小卡慢慢浮出檯面成為主角之一.... 而後便發生了.. 只賣小卡.不出同人本的社團出現了.. 同人本的出刊變成了棘手之物.. 當然 純同人的社群味又少了一點.. 時間與金錢同時也影響的COSPLAY.. 時間的縮短.. 間接影響到COSPLAY製作衣服完整度.. 過短的時間.. 造成了很多COSPLAY的人都是在CW開始前的幾天內趕出來了.. 既然是趕出來的.. 當然也會影響到完美度.. 自然.心中的熱情又少了一點.. 要求的程度就降低的一點.. 3.黑暗時期的到來. 以SE.捷比的惡性競爭為導火線 不合理的趕場戰展開了......... 由SE&捷比的不合.. 每一禮拜都有一場CW的瘋狂出現了 這個大家都經過的時期..想不..都還映像深刻... 在此就不在贅述... 總之這段時間給同人界帶來的衝擊有 1.整體上來講..那段時間根本消弱同人的根本.. 使得CW變的極具商業氣息的活動..而失去了.. "同人活動本來就不該帶有太多的商業氣息這點" 2.素質的降低與參雜不齊. 同人無法好好製作刊物.COS無法好好準備裝備.. 久而久之..幾場下來.. 舊刊無限出.. 一半一半裝備就出場的COSER.. 完全無法去要求品質. 對當時進入同人COS界一代的標準度. 自然變得相當低..... 也就造成了現今的腐敗.. 總結....... 現在我們所處的世代..應該已經算是第6出頭了.. (COS界..同人界..大多以3~5年為一輪薪血... 這跟小團體與考招制度有關) 未來.. 會不會有純同人的復興時期.. "不知道".."可能有" 現在算不算在復興了呢.. 我也不知道... 我現在只能知道一件事.. 就是.希望在我們以及我們的下一代身上.. 傳承..是要傳承精神..而不是傳承惡習.... 希望我們的振作能影響下一世代的新血.. 而不是讓同人變的不是同人.. 希望大家共勉之 如果以Cosplay的歷史來算,那麼到今年真的已經十年了。 不過如果要加上同人的發展歷史,那麼可能還得再加算個四、五年。 嘛,先說好,也藉著這個機會,一面聊聊自己的歷程, 也順便補完一些文章裡沒提到的黑歷史(笑)。
広がる 宇宙の中 Can you feel? 小さな地球の話をしよう Tell me the truth 信じてた未来が 崩れ去ろうとしてる 悲しみをくり返し 僕らは何処へ行くのだろう?
台灣的漫畫與同人發展歷史,正式要說的話, 起源雖然是要從當年帶動「烏龍院」(敖幼祥)、 「黑豹傳說」(鄭問)、「九命人(阿推)」、「零代傳說(麥仁杰)」等 漫畫名家誕生的「漫畫大擂台」(73年(1984))說起, 但是對於同人概念普及化的推動, 則是要從「漢堡漫畫」的崛起開始。 而在那時,北部的知名漫畫團體有「地平線」、「赤精衛」、 「秘密結社」、「C.A.T.」與「ADT」等社團活動, 南部則有以台南為據點的「狂熱分子」, 與以高雄為中心的「創造者」、「細胞」等。 不過,當時大家是以「自創」系統的作品為中心, 「同人」的概念還是迷迷糊糊的一個具像存在。 真正開始有「同人」作品的出現, 那要從「魔神英雄傳」與「幽遊白書」這兩部作品的出現說起了。 如果沒有這兩部作品的出現─特別是「魔神英雄傳」, 台灣的同人發展最少還會再慢個兩年。 那在當時知名的同人社團,北部就是「大星界山」與「鋼彈俱樂部」, 南部則是「step by step」。 中部的話,雖然沒有注目的團體, 但是倒是有個很獨特的個人─“平凡女子”。 在90年代初期當時所活躍的第一代同人作家們, 說他們是當時為這個天地打下江山基礎的功臣一點也不為過。 在當時大家利用漫畫便利屋提供的空間展示自己的作品。 比較有名的據點,例如北部有天母的JB漫畫便利屋總店, 重慶阿克、永和漫畫便利屋, 中部的台中的東京漫畫便利屋, 台南「冰仙的店」(同時也是當時狂熱份子聚會的地方), 高雄天鵬、大鵬漫畫便利屋......等這些地方, 大家把自己的作品(大多是草圖本居多)寄放在店內供同好翻閱, 透過留言與通信,大家彼此交換自己對作品或角色的熱愛。 在這段草創時期裡,真的就像文章裡所說的, 當時大家真的是背著不被諒解的眼光與一股熱血的熱誠, 完全投入在這個天地裡。 1994年(83年)在松山外貿活動展示館所舉行的活動, 就許多方面來說是個具有歷史里程的活動── 最早出現「正式」的同人作品展示活動 (雖然說在這之前,就已經有視覺系同好所舉行的同類型的地下聚會活動), 最早出現同好的cosplay的活動(當時有人穿著湘北高校的籃球服, 以及地球聯邦軍的制服在會場裡晃─還有“迪坦斯”仕樣的(笑)), 以及最早有主辦單位出資所舉行的大型召募同人參展活動。 ........雖然,檯面下頭的紛爭、抱怨與聲音在當時其實真的不小, 但是最少它是個具有十分風光的歷史見證,這卻也一點都不假。 而隨著這場活動之後,同人的風潮也漸漸的推廣開來, 除了動畫、漫畫方面之外,樂團系與布袋戲的同人也在此時開始崛起。 1995(84年), 夏季出現了首度由非官方所舉辦的自主同人展示會─北部有「夏日派對」, 南部則有「變態天王」, 接著是秋季的「秋日派對」,雖然在場地上也好,規模上也好, 還不能用「像話」來形容,但是最少那種「大家同樂」的氣氛, 卻也是讓當時的參加者們首度大開眼界, 正式的接觸到了同人活動的熱力,以及COSPLAY的樂趣。 也一直到這時, ACG最後的「G」─遊戲系的作品才在這時開始受到注目。 主要的原因, 大概是因為「大自然的愛奴族少女」所帶起的一世風靡熱潮吧(笑)。
●一切的傳說與旅程,就是在這裡開創起點的。
1996年2月,先有台中的「綠次元大爆爆」, 後有「春日派對」兩個活動, 這兩個活動都是首度以「全省通告」規模所舉辦的活動。 同年10月, 第一場「COMIC WORLD」正式在台北市民眾活動中心舉辦, 就這樣,黯淡的草創時期在這邊畫下了句點, 邁入了發展的第二時期。 進入第二時期後,就像文章所說的,雖然經過過去一路走來的艱辛, 因此在這段時期裡,大家所蘊藏的熱情與火力也全開的爆發出來, 不管在同人界也好, COSPLAY界也好,這時的確是夠資格稱為「黃金時代」。 因為這時大家都只是基於「喜歡」ACG作品這個理由, 投身在同人圈或是COSPLAY圈。 其中,在當時就算看到有人和自己是出一樣角色的狀態 ─即所謂的“撞角”,不但大家不會排擠, 反而會因為找到與自己有相同喜好的人而高興。 同人圈也是一樣,大家為了自己的興趣作小卡、出本子, 目的指是很單純的「在這裡找和我有一樣興趣的人」。 所以,那種在攤位上“長談”的狀況是很常見的(笑)。 在那段時間裡,雖然多少總是會有一些人際關係上的衝突, 但是大家就是很單純,很自在的在這個圈子內遊走。 在那段「黃金歲月」中,不管在同人圈或COSPLAY圈, 其實並沒多大的分別──因為在那時會玩COSPLAY的, 幾乎不是自己也在畫同人的,就是動漫社團的成員。 至於只走「專門COSPLAY」的人,在那時可以說相當稀少。 而且,說到場地,除了師大之外, 另外一個也是堪稱A CLASS的場地莫過於劍潭青年活動中心了。 扣掉交通上略有不便之外,劍潭青年活動中心的風景也好, 室內場地也好,甚至是雨天時的緊急對應也好, 可以說是與師大並稱「雙壁」級的場地。 一旦有繁華的發展,就會吸引好奇的人下來或是加入, 這是不管在什麼圈子都會有的定律。 同人圈、COS圈也不例外,到98年的這兩年間, 由於同人與COSPLAY所帶出來的風潮實在很亮麗, 因此自然投入這個圈子的新血就越來越多。 雖然這兩年之中也不免有點風風雨雨, 例如天下雜誌報導事件,以及一些人際關係的衝突, 但是最少大家的共識與觀念依然相當一致 ──就是很單純的為了表達自己對ACG作品的熱愛而投身於此。 但是隨著新血們大量投入的同時,許多問題也漸漸出現了。 例如COSPLAY與同人圈的分裂, 對於COSPLAY的認知與應有的禮貌觀念, 拍照時的禮貌進退,“為了泡妹妹而加入COS圈”的爭論, 與媒體採訪的進退應對,媒體報導的誤報中傷, 以及活動場地問題最大的致命傷─場地維護與破壞的問題, 這些都大大的打擊了由第一、第二世代所經營下來的成果形象。 隨著發生在CW10的「師大紅油漆」場地破壞事件, CW被列入師大的拒絕往來戶。 而當時最讓人髮指的, 就是肇事者當時還在沙灘上大辣辣的表現自己的「敢秀」, 而在當時引發了一陣激烈的筆戰。 但是不管筆戰的結果如何,師大這個場地從此與同人活動絕緣, 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一直到去年,才以「稍微復活」的形式再度出借。 再度踏上師大的土地,已經是隔了四、五年的事了。 對於一起並肩走過在師大辦活動這段期間的人們來說,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舞春風」這樣的感嘆是免不了的吧。 繼師大拒絕出借之後沒多久, 劍潭青年活動中心也基於相似的理由, 謝絕了再度借給同人活動作為場地使用。 雖然說後來又重新開放讓同人活動租借, 但是如果在會場上多跑一些地方, 其實還是可以感覺的到「這是有條件的開放」的味道。 而在這時,因著JB與SE的不合到分裂,混亂的渾沌時代也開始了。 除了文中所提到的「一年中兩個月一次兩個月的舉辦活動..」的狀況, 導致同人創作與COSPALY的水準低下之外, 另外幾個隱憂也漸漸的浮上檯面, 成為有志者不得不正視,卻不是靠一己之力就能克服的問題。 像是對於媒體集中焦點在COSPLAY, 而疏漏身為本質發源的「同人」, COSPLAYER上節目被修理的抱怨, 還有當時開路的第一、第二世代在這時也必須面臨生活上的壓力, 成為社會人為自己的生活負責,因此投身的時間就相對變少, 連帶的一些正確的經驗或是認知無法傳承, 新一輩進來的人又不知道什麼為「是」,什麼為「非」, 於是不但外在表現水準低下,就連內在的基本組成也亂七八糟。 在這個時期內,值得特筆一書, 唯一對媒體採訪交出非常漂亮成績單的活動, 就是在2000年(89年), 導航基金會與中山大學所共同舉辦的「同人文化節6」。 雖然說在活動的規劃上是有疏失之處,因而在當時也引起了一陣風波, 但是除了在活動總體上還是交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之外, 對於當時採訪媒體的招待與安排,以及在報導時所交出來的成績, 這是目前為止,唯一有著十分漂亮,並且絕對列為一提的一場活動。 當然,看到這樣發展的第一、二世代縱使於心不忍, 但是一來自己要為自己的生活負責, 二來說太多了,搞不好還要被別人嫌「多管閒事」, 再加上世代差異認知本身就有的差距,以及出發、投入目的的不同, 認真說來,自2001年之後, 除了大量的活動弄亂同人與COS的品質之外, 不管是同人圈或是COS圈內的亂象, 特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攝影者, 大量「高價位器材攝影師」仗著「自由攝影」之名入侵圈內, 以及「同人」與「COS」的正統、受注目程度之爭, 真的也只能讓這些第一、二世代的老人們將自己的本事或經驗束諸高閣, 不再過問任何圈內事,以免吃力不討好,又搞的一身腥。 到今天,「現役」的第一、二世代依然在這個圈子裡活動的人不是沒有, 但是我相信絕大多數人都一定會認同 「現在的環境不是我們當初所付出熱誠與青春所創造的環境」這一點。 當然,會造成這樣的原因有很多, 不管是從主辦單位,參加者,或是投身在這個圈子裡的人們, 真的要認真說,我想這篇日記就不叫日記, 而可以拿去投論文稿了。 回正題。 隨著發展的繁盛, 固然讓同人圈與COSPLAY圈有著大規模的發展, 但是越到後面,在參與者心態上一個基本的問題就越來越明顯, 那就是「出發點」的問題。 在同人圈裡,「大手」就是「銷售排行」象徵。 但是要成為「大手」, 那要付出的代價、心血與時間並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 但是我今天直言一句很難聽的話, 有很多人就是只看到「大手」們東西賣的多好多好, 卻不知道這世界就是這樣,「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要有什麼樣的成果,就必須付出什麼樣的努力。 不要說什麼,我自己也認識幾位「大手」級的朋友, 當大家很快樂的看著動畫,鬼扯著自己的見聞時, 另外一邊則是在一旁鬼叫「沒時間了~」、 「還有多少張圖沒生~」、「沒靈感畫不出來啊~」的修羅場狀態。 雖然我自己常開玩笑說「早就叫你們先弄好了」, 但是我也很清楚,這個靈感不來, 生不出來就是生不出來的痛苦(笑)。 因為有大手的榮耀,自然就會出現對這份光芒憧憬的人。 但是有很多是只想著自己要這份光芒, 卻不願意付出獲得這份光芒應有的努力, 因此,大手仍然是大手,注定翻不了身的就是翻不了身。 與其要埋怨「為什麼我成不了大手」, 不如好好想想「要成為大手的話,我要具備哪些條件」這問題。 其他的,就交給「時」與「運」去決定吧。 這兩個要素雖然很無情,但是我並不否認, 要成功,「運氣」也是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換另外一邊來看,COSPLAY圈的狀況也是一樣。 在2000年之前,COSPLAY圈其實還是相當單純, 大家參與這個圈子,主要就只是因為喜歡, 並沒有什麼很其他的理由。 但是隨著「劣幣驅逐良幣」的定律, COSPLAY圈所出現的問題, 其實也是出在「參與者的心態」這問題上。 而引發這個導火線的,是在2000年所舉辦的「星光大戰」。 其中在「星光大戰」一役, 可以說把COSPLAY圈內最大的爭議點拉出來 ──「到底是為什麼來COSPLAY?」。 在這邊相關的歷史紀錄文章, 可以在「COSPLAY向上委員會(COSPHO)」的 「閒聊泡茶區」中的第1405篇開始找到源頭。 至於其他相關的文章與事件, 可以閱覽「一般討論區」的5619篇, 5642篇,5690篇,5805篇,5865篇,5923篇為主題的相關討論串。 純輕鬆搞笑的花絮部分,可以參閱「閒聊泡茶區」的自1433篇起, 到1849篇大概約400多篇的相關文章。 ......原本是想像上面一樣,打文章序號的, 但是因為裡面牽扯很多「年輕時的蠢事」, 包括某人的嚴重自爆......(笑)。 為了保護當事人的形象,所以這邊我就不打詳細, 請各位自己翻閱(笑)。 不否認,當時我也是在幕後操盤的黑手之一(笑)。 除了跑到人家留言板上去砸招牌之外, 大概各位可以想到的什麼黑手作業,我那時全部幹過了(笑)。 言歸正傳。 那,經過「星光」一戰, 對於「到底是為什麼來COSPLAY的」這個問題就正式浮上檯面。 當然,COSPLAY會引人注目這點是COSPLAY本身的特徵之一, 這個是絕對不能諱言的事情。 但是對「單純就是追求受到注目才來COS」這點, 自然會引起走過第一與第二世代的人反感。 然後,隨著之後JB與SE的活動互拼時期, 這邊分裂的問題也越來越嚴重。 雖然說在COSPLAY圈裡, 也有哪種「走路有風」的知名COSPLAYER, 但是要能有這種成就,除了本身的條件好之外, 另外該下的功夫也一樣要下, 不是單靠條件好就真的可以吃遍八方。 當然,也不是沒有人懷抱著夢想, 想說藉由COSPLAY圈當個跳板, 看能不能有更上一層的發展, 嚐嚐「麻雀變鳳凰」的美夢。 不過,恕我直言,這個機會不是每個人都有, 時也運也,會來的就是會來。 更何況以現在圈子內的混亂程度, 可能星夢沒當成,被一大堆“攝影怪叔叔”包圍, 成為人家品頭論足的對象,那可就真的是悲哀了。 雖然說對於每個人的心理是怎麼想的我是管不著, 但是對於每次活動完就有人會說 「都找不到我的照片」、「都沒有人照我」這種言論, 我個人是很不以為然的。 如果真的是為了喜愛而出來COSPLAY, 那麼有沒有必要靠鎂光燈的數量多寡來作肯定, 這個我採取保留態度。 真的是為喜歡而扮的話,那麼,在問“沒有人照我”之前, 請先好好的想想「為什麼會這麼說」的出發點。 而在COSPLAY圈裡,有兩個問題始終不曾間斷, 甚至是到像我和朋友們常開玩笑的─「時間性發作」的程度。 這兩個問題,一個就是「COSPLAY服到底可不可以穿上街」, 另外一個就是「男性反串女裝到底不好」這兩件事。 對於第一點,很多會主張這個理由的人都一定強調 「這是我的自由,為什麼不可以這樣做」, 不然就是「因為我喜歡COSPLAY,所以我用這行動做宣傳」。 好吧,在你個人自由的部分我是管不著, 不過,今天就算是有正面性的報導, 我相信走在街上絕大多數的人對COSPLAY這東西還是不了解的。 那,這樣大辣辣的穿著COSPLAY服出去, 如果只是比較一般的「路人裝」,那也還好, 但是如果是哪種「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情形下會出現的衣服」, 那麼可就精采了。 當然,一定會有覺得新鮮的人,但是我相信絕大多數的人都會翻白眼 ──媽拉,到底這個人神經有沒有問題啊!? 有句話說「愛之足以害之」,真的是喜歡的人, 保護自己的羽毛都來不及了, 那會去幹這種只會招人誤解的笨事啊? 而且,在我的立場說句非常難聽的話: 「你要去給人家當珍禽異獸看我管不著, 但是我沒必要因為有這種傢伙的存在, 害我也要被牽連,被人家認為 “原來玩COSPLAY的人, 就是這樣一群喜歡穿著奇裝異服上街的傢伙”」。 那,每次一在這邊打不過了, 不是拿「這是我個人高興,你管」這樣的藉口來保住最後的面子, 就是會拿日本秋葉原或新宿、池袋那邊, 會在路上看到有人穿COS服的風潮來作舉證。 「這是我的自由」,要用這個當理由的話,那就更證明「你不成熟」。 「大人」是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的, 「只要是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在大人的世界裡是很難行的通的。 而我不相信每個說這句「這是我的自由」的人, 能和彼得潘或是超人洛克一樣,永遠只是「少年」(冷笑)。 更不幸的,就算是帶起cosplay風潮的日本, 或是民情開放到爆的美國,就是沒什麼人幹這種無聊事。 或許真的能在新宿、澀谷,或是紐約、洛杉磯大道上, 會看到一些穿著比較前衛或是有獨特流行sence的人們, 或許,在這些穿著較為有自己個性的人們中, 說不定有的真的是cosplay, 但是和周邊絕大多數的人比較一下, 穿著正常服裝的人還是比這類奇裝異服的人來的多。 為什麼?因為這就是「常態」。 固然「流行」是會慢慢被人們接受,但是就算於此, 人類本身就有所謂的「非我族類意識」 ──對於非自己觀念上能認同的行為或是價值觀, 就會採取否定的態度。 結果,不但是越搞越糟,還連帶其他喜歡的人一起倒楣。 真的是為了要宣揚COSPLAY才穿上街? 省省吧,要真從出發點來看的話, 我敢很肯定的說:「想要被人注目指指點點的話, 脫光裸奔會比穿COS服上街還來的更確實」。 如果要掏歷史檔案的話,有啊, 話說,在1999還是2000年那邊吧, 南部曾經有一票很熱血的COSPLAYER們提倡了 「每週週末穿COSPLAY服遊街」的計畫, 而且他們也付諸了行動, 真的就這樣一票人浩浩蕩蕩的穿著COSPLAY服上街,而且聲勢不小。 就以本意與出發點,的確這是因為「愛」的行動表現, 他們也是想把COSPLAY給推展出去, 但是就以大家的接受程度,所收到的回應不但不如預期中的好, 反而還被人家刊上報紙,而且用的是非常誤導的標題。 說也有趣,就只有那一年,不管在向上或是沙灘, 有很長的一陣子沒吵過「穿COS服上街好不好」的話題 ──因為已經有實驗結果出來了(苦笑著攤手)。 是事實的,就是事實, 不會因為我說不贏你,或你不接受而有所改變 ──更何況是有著歷史教訓擺在前面的事情(酒)。 至於「反串問題」,我的立場就更簡單了。 基本上,有種東西叫做「自知之明」, 這個問題的解答就在這裡。 沒錯,以我的立場,我是「反對男性反串女裝」的立場。 畢竟這東西在先天上就有其限制條件, 雖然這真的很傷感情,但是也的確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但是,要反串,要嘛, 基本的就是「該刮的刮,該剃的剃,該遮的遮」。 這些是基本中的基本,連這個都做不到的, 馬上論外,不用多說。 但是這也只是基本, 接著就是水準請弄好一點,最少不要讓人看了眼睛痛。 不然嘛,就是大大方方,覺悟完畢。 就算扮出來算真的很傷眼, 我也會誠心的配服敢這樣扮,敢這樣做的人這份勇氣。 有這兩個標準的其中之一,我基本上就不會有意見。 但是連這兩個標準其中之一都沒到的人, 套句「神劍闖江湖」中最有名的台詞之一 ──「惡‧即‧斬」,沒有第二句話。 要說這方面個人認為最成功的例子之一, 大概是就是「闇黑花組」那一票人了吧(笑)。 啊?「闇黑花組」是什麼? 這個請自己去向上找,應該在閒聊泡茶區還有線索可循, 有興趣的自己去看,不要問我。 回正題。 就我個人來說,我很討厭那種 「反串的不像話還沒關係,動作還扭扭捏捏故作姿態」的人, 看到這種傢伙,本能的反應不是想掏斬艦刀砍, 而是要拿大和號的主砲整個轟到連屍骨都不剩的地步。 當然,扮女裝的出發點之一,有可能也是因為「愛」的表現, 這個我不會否認。 但是如果真的是「愛」這個角色的話, 那麼一來請考量自己的本錢。 真的覺悟要辦的話,二來就請作到像話的地步。 不然,我不但感覺不到這是「愛」, 我還會斬釘截鐵的回答「這是在糟蹋這個角色」。 這兩個週期性的問題, 我真的是砍到連刀都不屑出鞘, 只要拿以前人家打過的砲彈殼回收來回敬這些傢伙就非常充分了(酒)。 我的興趣之一,是在歷史考證上。 而學歷史的人,都知道一件雖然很悲哀,但是卻的確是定理的話, 那就是「人類從歷史裡所學到的教訓, 就是人類永遠不會從歷史裡記取教訓」。 所以,會一直重複這樣的狀況, 雖然說有點無奈,但這也是現實。 不管在同人圈,或是COSPLAY圈, 因為有著會散發光芒的耀眼存在, 自然就會出現那些想成為同樣受到注目存在的有智者。 但是不是每個有志者都能這樣成為受注目的對象, 所以抱怨與嘲諷,還有流言與中傷自然就不絕於耳。 我對這部分的事情雖然比較有抗性, 但是在另外一邊, 我的態度就是「會埋怨別人成就的人,是絕對成不了大事的」。 不要說我說話武斷,在這個圈子裡呆了這麼長的歲月, 這是鐵一般的定律。 你可以不認同我的意見,但是這卻是有很多事實與實例可循的(酒)。 的確,就今天來說,在台灣這邊如果就「硬體」上面來說, 不管是服裝或是道具的製作, 的確是已經有能與日本並駕齊驅的水準在。 但是,只有硬體上比人家好,就值得把頭抬很高,值得神氣了嗎? 知道的越多,就會漸漸注意自己的不足。 就是因為知道的少, 所以才會特別強調自己的優勢,藉以掩蓋脆弱的本質。 固然在製作服裝道具這邊的外在硬體上面有著很閃亮的成績, 但是如果翻開裡面的內容一看, 「有用心的」與「只是為了來給人拍」的COSPLAYER比例, 其實我想這個大家都心裡有數。 一句話: 「要和人家比硬體?看看軟體─對於COSPLAY的認知差有多少就好!」 其實上面的問題,我們台灣有的,日本也有。 包括我剛剛說的,穿COS服上街與「女裝」問題, 在日本那邊也是常常有人提出討論。 但是,有兩個台灣大概花個十年還不見得能追的上日本的問題, 就是在於「對於COSPLAY的認知」與「自制能力」這兩個問題上。 對於COSPLAY的認知上, 這個不是說『社會大眾了不了解COSPLAY』, 而是「COSPLAYER們對COSPLAY真正了解多少」。 在這邊,我說幾個現況,不一定要回答我, 但是請各位看這篇文章的人好好想想,這些現況的根源是什麼。 『COSPLAY出來就是要給人拍的』 『我覺得拒絕讓人家攝影是件不好的事』 『忠於原作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會場沒有更衣室,所以有廁所的地方就先借來當更衣室吧』 『反正大家都約在這裡嘛,那讓我們在這裡聚一下放行李是會怎麼樣』 『反正只要不妨礙到別人,我要怎麼爬,怎麼跑,怎麼壓倒都沒關係吧』 『幹嘛離開會場還要把衣服換下來,就這樣出去不是方便多了』 『換完衣服還要處理那些垃圾多累啊,丟著就好了』 『不要把垃圾問題都怪罪到COSPLAYER頭上,一般參加者或路人也會製造垃圾啊』 『這次活動完到處都沒看到我的照片,我一定扮的很差吧』 這些東西,不要睜著眼睛說瞎話告訴我沒這種事情。 而追究這些現象產生的根源,就是出在“基本的認知”上。 固然COSPLAY是一種興趣, 但是這種興趣還沒資格大到「唯我獨尊」的地步。 只是,很不幸,就是有不少人這樣認為,因此亂象也才一直不絕。 而在這邊的答案,其實也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 ─「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來Cosplay」的出發點問題上。 而在自制能力這邊,我說個我自己很深刻的實際體驗。 曾經有日本的朋友和我問過這邊活動的狀況, 我敘述給他聽之後,他只回了我一句話─「你們好自由哦」。 在日本,每場活動對於COSPLAY的規制是相當嚴格的。 COSPLAY的活動區就是在會場內, 而且還小的被人家戲稱為「關豬圈」。 COSPLAY的衣服就是乖乖的在場內換, 乖乖的換上便服之後再出去。 如果想要硬闖的話,是會被工作人員抓起來丟出去的。 不必懷疑,日本的同人活動上, 有掛著「STAFF」臂章的人是惹不得的。 當然,這個前提是主辦單位要有絕對能應付COSPLAYER的更衣室, 但是人家為什麼會這麼重視「不准穿著COSPLAY服進出場」的規矩? COSPLAY在日本發展了這麼多年, 一樣也發生過各種大大小小的事件。 連日本最大的同人活動─「COMIC MARKET」 都有好幾次把 「要不要禁止COSPLAY」這個議題作為當年討論的重要課題。 為什麼?固然COSPLAY的光芒夠強, 但是相對的,在管理上也有著很大的問題存在。 要管理COSPLAY,在主辦單位側就要多投入相對比例的人力, 才能維持會場內的秩序。 而如果真正要維持住會場的秩序, 除了靠主辦單位的強力管制之外,參加的同好們也等有相對的自制力, 才能讓活動能圓滿平安的結束。 在台灣,場刊裡對於COSPLAY的規制其實真的很鬆。 當然,對有自制力的人來說,這些規定有沒有其實一樣, 但是不保證每個人都是這樣。 霸佔公共設施的廁所充當更衣室, 著裝完畢後現場是一片狼籍的垃圾滿地, 在大庭廣眾之下佔地為王的嘻笑喧鬧, 公然攀爬或破壞各種公共設施,或是大庭廣眾之下搞壓倒...... 要一個一個說的話,真是族繁不及備載啊。 日本人會緊緊地抓著規則不放,是因為他們已經被限制太多了。 繼續限制下去,就是cosplay從comike會場消失。 所以,就是以強力的規範, 以及活動參加者們的自制,來維持住現在的繁盛的成果。 比起來,台灣真的很方便,方便到有人變成隨便。 而這之間的差異,就是在「自制力」的差異上。 如果這兩個地方沒有改善的話,我想, 大概也得像日本一樣, 發生那種足以讓cosplay族群被逐出會場的重大事件, 才會讓人真正的去正面面對這問題吧。 那,後面有許多事情在文章中已經有敘述, 因此補完與解說就到這邊告一段落, 接著來談談我自己的看法與意見吧。 可能有人看了會問:那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就是因為自己也走過這一段路,所以我自然知道。 但是,“說故事的人不講自己的故事”,這個是講故事的基本。 至於我有著什麼樣的底細,知道的就知道, 不知道的也不打緊──反正這根本不重要(笑)。 所以,言歸正傳。 「未來」啊...... 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那已經是沒什麼意味的東西了也說不定。 我的熱血也隨著生活的壓力, 以及被人一再出賣的慘痛經驗隨風而逝。 現在的我,不過就是個居住在江湖邊的破茅屋裡, 不問世事的廢人罷了。 對,我很無力,所以我選擇這樣的生活方式。 但是看到那些「有志之士」所作出來的成果, 我更萬分慶幸我沒去湊那熱鬧。 只有一件事情,我是非常認同,也非常贊成的 ──那就是「精神」的傳承。 要留給下一代的,不是不好的榜樣, 而是正確的認知,以及進取的精神。 不管是同人圈,或是COSPLAY圈, 這才是讓同人活動能生生不息的動力。 很可惜,想這樣做的人,不是心有餘力不足, 就是有餘力,但是卻不見得有正確的認知, 或是有那個心想作。 畢竟,沒有明主,能臣也無法發揮真正的實力。 問題是能臣雖多,明主難尋,這還不是等於白搭(微笑)? 「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 有些事情也的確是「時也運也」就是了(笑)。 如果說,這個圈子裡的後輩成才的話, 那麼他們一定會找到自己的方向,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但如果真的是扶不起的阿斗,那也沒什麼必要去浪費自己的力氣, 畢竟對我們這一個世代的人來說,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與其燒的旺,不如燒的久」,這是這些年來我學到的最好教訓。 畢竟這個不是我能管的到的事情,誰要「我還小」嘛(笑) ──想知道這段典故的人, 請參考向上「一般討論區」從15894篇開始的一串文章, 以及「廢話連篇區」11193與11235篇同標題的文章(笑))。 雖然我一個人不能作什麼大事, 最少,「從自己做起」,這是我一直秉持的信條。 不管時代在怎麼亂,不管被別人以什麼眼光看待, 我把我自己作好,秉持著自己認為「這樣做是正確的事情」, 就這樣一直走到我走不動為止。 每個人對於自己所認定的「正確」,是很難會有一樣的。 但是,對於自己的選擇,卻永都都會是「最好的」。 如果在看這篇文章的人覺得我自作清高, 那也無所謂,請各位自行添加形容詞。 但是這就是我的做法,我所選擇的態度。 最少,經過我的行動, 我知道這樣做是對的,這就很夠了。 我從不期待白爛會消失在這世界上, 但是我會期待有著正確認知 ──『我是為了什麼來玩cosplay的』的人越來越多。 所以,只要我還能動, 我一樣會繼續在每個會場流浪,直到我拍不動為止。 如果有這個榮幸能邀請各位賞光時,也請各位不吝賜教。 最後,在這邊誠心的祝大家有個心想事成,平安順利的2006年! 新年明けまして、尾芽出徒宇!今年でも夜路死苦ぜ! DOM 2005/12/31
今1人1人の胸の中 目を覚ませ The time to go 強くあるために また 護ることと戦うこと Dilemma は終わらない…走りつづけても (The) end justyΦ's the mean
[06/05/31 內文資料修編] [2011/08/04 內文資料修編、補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