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刊Shinning Shutter‧天空分部「GROUND STORM」
關於部落格
「積荷は夢が半分、意地が半分といったところかな!」──從腦袋到電腦都充滿遠古遺跡資料攝影阿叔的古董店─好物都在分類網誌與播客裡,DON'T MISS IT!──另外,拜託別叫我「大」或「大大」,我便秘很久了(爆)。最後,這邊已經棄守了,放置PLAY中。
  • 118047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56

    追蹤人氣

混亂的價值,堅持的回報

        いますぐできることはなんだろう   銀河の彼方 ココロの声が 聴こえてる   はじめは誰もヒーローじゃない   違う形の ただちっぽけな星なんだ!   ぶつかりあい 励ましあい   立ちはだかる闇を越えよう    很早以前,大家還窩在向上聊天室鬼扯的時代, 有人曾經開玩笑的說過:「其實COSPLAY圈就是一個社會的縮影」。 雖然當初是開玩笑的口氣說的,但是真的仔細的看的話,又何嘗不是這樣? 回顧今年COS圈的大小事,也不是和上面的政治人物所鬧的笑話沒兩樣? 各個族群之間的對立白熱化之外,價值觀的偏差所引發的奇怪的狀況也是一堆, 加上K島的黑板化,以及可貼圖的匿名板成立, 更讓這圈子在人面前光鮮亮麗的同時, 桌子底下的鬥爭與暗中較勁也漸漸形成 「大家都討厭,嘴巴上也絕對不能說,但是大家都在做」的怪現象。 就翻翻今年記著事的事件簿,一路看下來吧, 一、二月還好,頂多只是一些伸手牌的白爛新人在巴哈上或台論上被圍殺, 然後被圍殺的人不爽,就跑到黑板想去抹黑人, 卻反被黑板鄉民聯合圍殺的爆笑狀況。 三月嘛,「神之女徵馬內事件」吧,當時真的鬧的非常精采不說, 連台論的頭號副板─囧媽都去自告奮勇的徵馬內, 甚至還和黑板鄉民「競標」(笑),場面十分熱鬧。 不過,托這件事的福,台論之後發布了「禁止徵馬內」做法, 個人是覺得十分支持這個作法的 ─玩COSPLAY是需要經由自己的手去完成的樂趣, 不是讓人服侍的享樂。 四月開始,先是有人奇想天外的想學日本 「驚異的人数でハレ晴レユカイを踊るoff」,拿來在台灣的活動會場這樣跳, 但是一來實在是沒有能說服同好們參與的慾望之外, 還說什麼「先去跟金氏世界紀錄申請紀錄」。 ......人笨不要緊,但是連作壞事打歪主意還能蠢到這種程度, 就某方面來說也是值得稱為天才不為過了。 但是,因為這件事的緣故, 之後在大場活動上在會場上,佔據個地方跳舞或是表演的狀況開始受到注意。 以前只是讓大家覺得「真討厭」、「妨礙交通」、「愛現是不是啊?」這樣, 但是在這之後,就是真的拿出來舉發了。 然後四月還有一個可以記的,就是「死筆事件」。 雖然說這個現在看來,似乎也是打的太過頭的點(笑), 不過到是從這件事之後,台論的「爛好人評語」是有減少的傾向 ──如果是來討掌聲,可以明講, 不要真的一被指正之後就失風度的翻臉。 講認真的,不管是新人還是有資歷的,都只會招來圍剿的下場而已 ──這邊這組算很乖了,後面的那一組才勁爆呢(笑)! 四月底到五月,甚至還跨到六月頭的, 就是敝人事件簿中被點閱目前人數最多的一篇:「腥風血雨的攻訐祭典 」 ─「月紗與忠犬騷動」。 因為過程很長,所以就有興趣的人就請點連結自己看。 途中我承認是我好管閒事的個性使然,所以下去淌這一趟渾水, 甚至還和「Coser’s匿名貼圖板」的鄉民隔空對罵(笑)。 不過,畢竟水準上差太多了,如果是黑板的鄉民, 我可能這邊早就遭到連番轟炸都說不定, 但是這邊的鄉民啊......一句話很夠形容了─「口ほどにもない!」。
在那裡叫罵是罵的很開心,卻只有一個鄉民來提出指正, 還害我期待了一場,想說能把我家弄熱鬧些,真是(笑)。 不過,還是感謝這些鄉民們讓我賺了一頓貴族世家的牛排, 一招「草船借箭」的應用,就贏了一頓牛排, 坦白說,其實還滿好賺的(笑)。 至於這件騷動平息之後嘛,你要問我的感想的話,就是 ─如果花一個腳印子的代價,可以看清一個人的本性, 那還是很划算的。 畢竟,用「DOM」這個名字, 就避免不了會被「從頭上踩一腳」的命運嘛(大笑)! 然後雖然不是直接關係到COS圈, 不過在五月底的「三立突擊萌點事件」這邊, 在泛ACG圈內激起相當大的風潮, 也為九月的大爆發埋下了引信。 進入六月以後,先是有「外拍付費爭議事件」, 在來是七月頭的「台論新手大暴走」與「台論副板選替風波」, 以及「SF活動取消」的餘波爭議。 八月份在FF-10結束後, 首先是一句「我們在會場聽到都只有讚美沒有批評」, 害我花了半個小時清理桌面的芭樂事(笑)。 然後在八月中的CWT結束之後,這次有兩個相當重大的爭議。 一個,就是有一夥J系的COSPLAYER, 在體育館前的地下室開放式走廊弄起歌友會的活動, 雖然現場看來人潮是很熱鬧,但是活動一結束後,立刻引發各方的韃伐。 而也在這邊衍生出了另一個問題: 「到底在會場上能不能進行表演活動」的討論。 早期PARAPARA舞在流行的時候, 就是有那麼幾個COSPLAYER老愛帶著錄音機到會場邊放邊跳, 而且還是不管到哪─台北、台中、高雄─就是那麼幾個。 而當PARAPARA舞熱潮退了之後, 平安了好一陣子。 不過從2006開始,俗稱「J系」─ ジャニス系的COSPLAYER常常在台大一有活動時, 佔據著台大擬態館後方,或場外的一角在那邊弄起小型歌友會。 而正好自八月的CWT場開始, 台大擬態館後方,以及大草地都開始進行管制, 活動的空間一下被削減掉很多。 那在這樣的狀況下,這幾個倒楣鬼就成為「眾矢之的」啦(攤手)。 九月開學之後,由於台論新副板上任的關係, 管理的功效一下就很明顯的看出差異, 白爛的伸手文不是即刻遭到刪除, 便是立刻加上「限期改善」或是「警告」的字樣, 使得有一陣子黑板三不五時就有人抱怨或是挾私怨報復副板們, 不過都因為技術太差,頂多四五篇的回文之後就沒屁放了 ─因為都沒什麼料可以挖(笑)。 而既然伸手文或白爛文行不通,就改「認親文」 ─開始是想認識看看有沒有同地區的同好, 不過到最後卻變成連「同一間學校」都要問的地步。 所以當囧媽宣布「不准發認親文與發洩文」的時候, 老實說,我看了還真是覺得大快人心。 而九月最值得注目的事件,莫過於「中視我猜事件」的爆發了。 畢竟相隔不久之前才有媒體的蠻橫強襲女僕咖啡店的記憶猶新, 這次又正好拿人氣作品開了很嚴重的玩笑, 自然是一爆發起來就如同野火燎原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只是,流於一昧一廂情願申訴,卻沒有能獲得大多數ACG族群的認同, 號稱要號召「萬人動漫迷上街頭」的活動, 最後也只以150上下規模的人群結束。 十月開始倒很和平,不過過了PF之後,精采的又來了。 這次是直接牽涉到「禮儀」的問題 ─一群COSPLAYER去淡江中學外拍,卻大辣辣的把腳踩在墳墓上, 照片被人貼在K島之後,不只引發激烈的論戰,也延燒到巴哈與台論去。 不過,最天的地方在於當事人之一知道這件事後,不但無反省之意, 還在部落格的副標題寫上 「唉~沒想到俺的COS照在匿名版被批的很慘阿~"~, 不過我並不怕匿名版這個東西喔!」。 是說念在當事人的面子上,放條生路不要窮追猛打, 畢竟在當時就有島民把部落格的畫面抓下來,有圖有證據的。 嘛,的確可以不怕黑板,但是也不表示這是可以被容許的行為 ──你脖子以上可以是裝飾品,但是不表示別人會和你同樣等級。 十一月是沒什麼連鬧好幾板的大事, 頂多是月初台論上因為某篇文章的關係, 「管理過嚴的雞婆」與「職權濫用」再度成為黑板的話題這樣。 然後還有就是黑板和K島都同時吹起了「懷古」與「批古」風, 只是說也是吵個沒幾天就沒什麼下文就是。 然後十二月的注目話題, 還是在這次CWT結束以後的「南方公園」活動上面了吧。 一開始本來也只是個辦得不是很成功的活動, 但是就是因為主辦人超越地球人思考常理的行動, 在台論上一連串的激起一連串的炮火, 弄到最後還要出動副板鎮壓才擺平這件事。 好,以上是今年的較為注目或重大的COS圈內記事一覽。
不過,和這些事情比起來, 我更在意的,是隱藏在這些事情底下的「心態」。 以COSPLAY的出發點心態來看, 大致上可以分為「我是要藉這個活動玩的快樂」的「遊心派」, 以及「COSPLAY要玩就是做到完全重現」的「本格派」兩大類。 因為出發點本來就不一樣,所以自然標準也不一樣。 如果「本格派」是要求100分的話,「遊心派」只會要求到85~90分而以。 以我本身的立場的話,我的確是傾向「遊心派」沒錯,先表態在前面。 但是,誰都沒資格說對方「不對」, 因為這兩個出發點任一邊都是「對」的, 只是在於「心態」的差異而已。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我相信大家都看過很多老外「COS的很勁爆」的照片, 比方說壯的和拳王─拉歐有拼的「噓噓灑褲啦」、 「超大噸位」的某人間型電腦, 或是直接套個紙箱,在上面寫個「鋼彈」兩個字就算是COS的例子。 誰能批評他們「COS的很差」,甚至批評他們「這不是COS」? 認真說,沒有誰能。 因為對他們來說,不過只是享受著「變裝」這過程中帶來的樂趣而已。 但是,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和這一段話不要混為一談: 原來我爸買了王建民的球衣就是在cos王建民 我媽拿著炒菜鍋作飯就是在cos中華一番 我妹買了哈利波特的魔杖就是在cos哈利波特 我買了有竹蜻蜓的安全帽就是在cos小叮噹 隔壁剛滿1歲的小弟弟被媽媽穿上皮卡丘的衣服就是在cos皮卡丘囉 人人都是COSER這世界真美好 哇,一語道醒夢中人 萬分感謝 乍看之下,不都是性質一樣的觀點嗎?怎麼會不能混為一談呢? 因為,最大的重點在於「不是你自己認為」這樣就足夠成立, 而是在於「有在固定的場合,固定的認同者之下, 方可承認這種行為成立」的前提之下,才能受到承認。 不然,連我帶著四方銀框眼鏡, 學扁皇講一句「有這麼嚴重嘛~」也是在COSPLAY扁皇的話, 那我還真的要找個牆壁撞到爛了。 嘛,不看狀況亂自HIGH的笨蛋本來就有, 不然也不會出現那種到人家學校外拍,搞到讓學生出來敲門板抗議, 或是踩在墳墓上還很高興的白目出現了。 那,回到本題。 基本上來說,不過是哪個派別的出發點,那都沒有錯, 可是目前在台灣這個COSPLAY的圈子裡, 出現了很微妙的現象─「虛偽」的「本格派」當道。 什麼叫「虛偽」的「本格派」? 外面穿在身上的衣服,拿在手上或裝在身上的道具的確都很忠實於原作, 但是人卻扮不出該角色該有的感覺。 舉個例子,像前一陣子「CODE GEASS」在紅的時候, 扮C.C.的人不少。 的確外觀上看,上從假髮、隱形眼鏡,下到副裝配件都很用心的呈現沒錯, 但是動作與表情一擺,讓我收像機連拍都不拍的人大有人在。 C.C.基本上雖然最少有兩個方面的表現重點沒錯, 但是絕對不是臭著一張臉就能表現出來她本身那份「不可捉摸」的神秘感的。 那為什麼會造成這種「偽‧本格派」的出現? 在COSPLAY圈要受到注目,有兩種類型,比較容易受到注目。 一個,就是裝備精湛,華麗奪目,出來就是能引起一票人注目與讚嘆的; 一個,就是夠大膽,只要敢丟掉廉恥去秀,絕對也能引起注目的類型。 至於說「敢脫就會紅」,那個只是能吸影到許多攝影者, 不過在COSPLAY的圈子裡,以COSPLAYER的眼光來看, 大多是白眼居多就是。 那裝備精湛華麗的部分,如果是手製的,那更是有加分效果, 就算說用訂做的,也是花大筆銀子砸出來的成果, 這對一般的COSPLAYER來說,要不是很有耐性,要不是家裡有錢, 不然這個條件對他們來說都太遙遠的一點。 自然,就會成為注目的對象。 但是,在怎麼說,這是個人能力足夠, 並不表示你的方法是絕對的「COSPLAY王道」。 只是很不幸的,就是有這樣的人,出的華麗出的精湛獲得掌聲與注目之後, 就自以為「我的做法才是COSPLAY的王道」, 然後看別人出的角色,就開始挑哪裡不對,或哪裡作不好。 當然就人類的輿論觀點,很容易被這種「權威」誤導, 於是一個兩個,接連著這樣的人一多了,整個價值觀念也偏差掉了。 然後這兩年加上匿名板的崛起,就算說沒有私仇, 隨便被人發現哪裡不對,或是道具配件哪裡有少 ─更誇張的,連衣服的材質都可以拿去成為被丟上黑板批的對象, 自然而然,「追求外在的呈現」就勝過「玩的快樂」的發展了。 不要說什麼,鄉民與島民都有人說過「沒錢就不要玩cosplay」, 今天這句話的本意不管你是指什麼, 會給人的印象都只有一個「那就是說有錢才能玩cosplay?」這樣。 是有鄉民還做後面的追加注釋: 「把錢存到夠了在去做衣服不就結了,幹嘛要趕著出?」, 不過,case by case,固然說有很天的狀況出現是也沒錯, 這個我絕對不提反論, 但是這句話,不是什麼場合都通用─特別是牽扯到「人際關係」的時候。 嘛,反正說的人永遠最大,都不會管作的人是什麼樣的狀況或立場, 以及「cosplay到底該占多少比重」的判斷。 嘴巴上講的很大聲,實際上這種狀況逼到自己身上的時候, 我到想看看說這種話的人會怎麼應對呢(冷笑)。 我不知道玩COSPLAY何時變成了一種「負擔」,而不是「娛樂」。 至於說這個風氣的最早起源嘛, 老資格的玩家─特別是身受其害的人會比較清楚發源是怎麼造成的, 這個就歸檔到不隨便見天日的檔案櫃去吧。 坦白講句話,要挑的話,台論上那些把自己照片放上來的人, 有很多都可以挑出神情或表現上的漏洞─服裝倒是沒什麼可以特別挑的, 只是說少造點孽,少激起筆戰, 省得又被哪個副板扣上一個「破壞和平理性討論風氣」的大帽子, 那才吃力不討好呢,哼。 那,這種風氣助長下的結果是什麼? 對啊,你為什麼要扮這個角色的COSPLAY?因為「愛」嘛。 那「愛」是什麼呢?把這個角色基本的裝備弄到標準, 弄到100%重現,這才是愛的基本表現啊! 沒有弄到100%, 那這個角色出出來哪能證明你對COSPLAY有「愛」呢? 我聽你在放。 如果只是外面的皮有像到,卻沒有該角色的「魂」在, 那麼不管多華麗的衣裝,多漂亮的修照技術, 充其量就是一個「屁」了得 ─媽拉, 這和百貨公司裡穿著高價衣服站在那邊的展示給人看的假人有什麼兩樣!? 問題是現在COSPLAY圈的風氣就是這樣, 反正「皮」就是要追到百分之百的地步, 至於「骨子」裡面的神情,姿態,管那幹什麼 ─反正相片拍出來了, 看樣子不對還可以用「我扮COSPLAY又不是為了給人拍照」作藉口踢掉, 用來掩蓋自己的過失,這不是很划算嘛? 只是,很不幸,證據,就是在面對鏡頭的那一瞬間就出來了。 固然有的人不習慣面對鏡頭,這點當攝影者的我很清楚, 但是一個COSPLAYER對自己所辦的角色下了多少功夫, 所有的答案在鏡頭面前都無所遁形,什麼也不必說太多。 在早年,假髮和彩色隱形眼鏡不盛行的年代, 衣服作的破破爛爛的, 道具或盔甲用厚紙板還是西卡紙現成剪一剪就OK, 要求多一點了,大不了是拿染髮劑、麵粉或廣告顏料去塗腦袋, 雖然說現在看檔案照片會覺得慘不忍睹(笑), 可是那時候大家都能玩的很愉快,甚至拿彼此的裝備大開玩笑。 為什麼? 因為不是沒有人會比較,但是跟比較比起來, 大家享受的是在這個活動中感受到的愉快, 以及「找尋同好」的樂趣。 那像現在,當然,白目的「裝熟魔人」有,這我絕不避諱, 但是結果就是弄到大家都神經兮兮的, 怕被別人說裝熟,怕被別人批評,怕被別人比較這樣。 到底「重現」和「玩的快樂」那個重要,這是每個人自己的判斷, 我認為這種事情我也懶的管那麼多,自己高興就好。 但是,自己認為的事,可以像我這樣公開說出來, 卻不見得要硬逼別人接受,或是拿這個當標準,套在別人頭上。 我沒興趣當別人的信仰,同樣的, 也不要隨便拿你的信仰去硬套在別人身上。 當然,你說那種隨便套一件衣服就出來給人拍的, 那當然要用力批我都不反對,就像是成龐、成蘿一樣, 那個要鞭到手發軟腳發麻我都沒意見─因為出發點本來就有問題。 但是,不能因為這樣就一竿子打死一船人, 畢竟在COSPLAY的大群體裡, 本來就包含了龐克系與歌德蘿莉系在內, 只是說現今ACG系的COSPLAY是最大宗, 所以就有自以為是的笨蛋認為 「COSPLAY是只有ACG與布袋戲」這樣而已。 .......人沒見識沒關係,但是沒見識加上愚蠢的時候, 那就是罪不可赦的行為。 如果,這樣扭曲的價值觀念就是現今COSPLAY的「王道」的話, 那麼,我的「王道」,就像下面的這張圖這樣:
踩踏過這些扭曲的「王道」,就是我的「王道」。 縱使日後會有所謂的「轉型正義」, 或是因為時代的潮流改變而局是有所變化, 最少,在現在,我只選擇我認為是對的方向走 ──如同兩年前在巴哈姆特上的論戰一樣, 我當時說的話遭到很大的圍剿,但是兩年的時間下來, 誰敢說我當時說的,沒有在這兩年的時間裡慢慢呈現印證? 我從不期待白爛會消失在這世界上, 但是我會期待有著正確認知 ──『我是為了什麼來玩cosplay的』的人越來越多。 這是兩年前的文章中,作為收尾的一句話。 如今,我依然帶著這樣的希望,迎向2008這一年。   微笑みを繋ぐ世界 夢をあきらめたくない   どんな希望も 積み上げながら   ボクらが叶える未来 仲間を信じていたい   無限に続く 光の国へ
最後,在新的一年─2008年裡, 誠心的祝大家有個平安順利,事事順心一年! 新年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マッスル!今年でも夜路死苦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